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庞薰琹研究 > 连载: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 庞薰琹研究(二十九)

连载: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 庞薰琹研究(二十九)

2016-08-26 12:35来源:庞薰琹美术馆点击:
节选自孙彦著《庞薰琹丘堤论稿》
 
香山之秋:那是一片小草
(一)双雉化蝶
从参与接收杭州艺专开始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建立,这段时间是庞薰琹一生中继决澜社之后的又一个辉煌时期。随丈夫进京后,丘堤进入了由庞薰琹重新组建的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研究室工作,后来进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其间的主要艺术活动是服装设计。
非常耐人寻味的是,油画作品《双雉》是丘堤目前仅见的、1950年后的唯一一幅油画作品,【1】(图1)也就是说《双雉》是丘堤的绝笔之作。作品中性的冷灰和暖色调使整个画面充满了肃穆和宁静,色彩感觉非常精微。主题物象描绘的是刚刚死去不久的美丽的雉鸟,生命虽然已经逝去,但是,体温尚在,其蓬勃活跃的旺盛精力似乎仍蕴藏在体内,给人一种生命思考。这幅作品有别于丘堤以前的所有作品,不仅是一种新的创作题材,而且完全超出了她过去静物写生的范畴,从她轻松沉稳的笔触中,可以感觉到丘堤这一时期对绘画的新的想法。
据学者倪军研究,《双雉》创作于1957年春天“反右”运动开始之前。【2】1957年7月庞薰琹开始被错误批判,而《双雉》恰在之前创作,难道丘堤对未来有所预见?学者臧杰对此也提出了疑问:“从丘堤的画作中看,她极少画动物,在阳光透彻的风景和烂漫雅致的花卉之外,这幅难得的《双雉》,似乎更有一种隐喻的力量,只是不知这隐喻是巧合,还是着意。”【3】从时间节点上分析,在1956年11月1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成立大会举办后不久,庞薰琹就与手工业管理局副局长兼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邓洁发生了工作上的矛盾。1957年1月,学校内部出版的《工艺美术参考资料》刊载了庞薰琹撰写的《工艺美术事业中的几个问题》,这篇文章发出后,关于学院领导权的争论也远远超出了学术争鸣的层面,开始上升到了政治立场的高度。
为了维护自己一生理想的结晶和多年来为之奋斗的结果——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性格倔强的庞薰琹并没有意识到他的这种学术讨论问题的严重性,反而想借助于社会正义和良知来确保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正确方向和领导。1957年5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庞薰琹撰写的《跟着党走,真理总会见太阳》的文章,其中实事求是地谈了一些现实问题,这篇谈论客观问题的文章明显表现了庞薰琹作为学者和艺术家的正直与率真,不善于政治斗争的庞薰琹错误地估计了当时的形势,在不恰当的时间公开发表了这篇言辞犀利的文章。出乎庞薰琹意料的是,有同学竟把这篇文章写成大字报贴在墙上,一场风暴由此开始了,大字报铺天盖地而来。7月24日,新华社电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向右派进行斗争,揭穿庞薰琹的阴谋》;《北京日报》以大半版篇幅刊载《工艺美术学院召开全院师生座谈会——揭发庞薰琹小集团反党活动》和《阴谋反党的庞薰琹小集团》的文章;《人民日报》头版用黑体字宣布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集团组织, 7月28日,《人民日报》刊登新华社记者采写的长文《一个毒辣的右派集团》,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以庞薰琹为首的右派集团,在党开始整风前后,就向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事业进行了猖狂地进攻。……这个集团是有组织,有纲领,而且在进攻中有周密计划和策略部署的。”【4】庞薰琹不但成了“大右派”,而且被定为“极右分子”,不许授课,他的入党申请已得到学院党委讨论通过,这时也被取消。本来白发无几的庞薰琹,却因精神蒙受过度的刺激,陡然鬓发皆白。
这样的批判还牵涉到了庞薰琹的家人。庞薰琹说:“我的大女儿庞壔是党员,因为我,她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下乡劳动。我的儿子庞均被撤销了他的党员预备期,患了严重的肝炎,我也无法照顾他。从此我与儿女间好像筑起了一道墙。”【5】 
不幸接踵而至。这时的丘堤因为风湿性心脏病而住院治疗,从病床的耳机上听到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集团组织”的新闻,从此以后,在脆弱的身心遭受接连的重击之下,丘堤的病情更加严重了。(图2)1958年4月8日14时13分,年仅48岁的丘堤带着无尽的遗憾撒手尘寰、化蝶而去。意料之中的是,庞薰琹和家人以当时人少有的胸怀和眼界,同意了协和医院对丘堤的心脏进行病理解剖的要求。
 
[1] 丘堤:《丘堤》,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第58页。
[2] 丘堤:《丘堤》,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第118页。
[3] 臧杰:《民国美术先锋:决澜社艺术家群像》,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13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