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庞薰琹研究 > 连载: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 庞薰琹研究(二十八)

连载: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 庞薰琹研究(二十八)

2016-08-26 12:31来源:庞薰琹美术馆点击:
节选自孙彦著《庞薰琹丘堤论稿》
 
乌托邦:繁华的镜像
(四)再涉先河
好运降临得有些突然,庞薰琹说:“我个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建议很快就被批准被采纳了。后来,我调到北京,主要负责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筹建工作。”【1】 
筹建中国第一所工艺美术高等学院的工作,没有前例可以借鉴,一切均由庞薰琹等人去计划、去实施,工作烦琐而繁重。首先要考虑工艺美术学院的框架构成,即把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工艺美术系迁往北京,与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合并。两校相关的美术系合并后,师资队伍也基本有了基础,还把清华大学营建系的部分人员整合到一起。其次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校舍的问题。1956年4月25日,高等教育部、文化部、中央手工业管理局、中央美术学院共同成立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筹备委员会,文化部副部长刘芝明任主任,庞薰琹等任委员。在目前查到的档案资料中,可以清晰看到筹备委员会办公室是由庞薰琹负责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2】这年暑假,中央手工业管理局干部学校提供了阜成门外白堆子75号的一座楼房,中华全国手工业合作总社筹委会提供三十间宿舍和一个汽车房,所以校舍就选定在白堆子。1956年11月1日,举行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院典礼,庞薰琹在大会上作了学院建设情况的报告(图1),在这之前的6月21日庞薰琹被国务院正式任命为副院长。【3】从代表学院作了学院建设情况的报告和由国务院任命为副院长之事可以看出,庞薰琹对建立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立后,还有很多重要的理论和实际问题需要澄清和明确。因为院长邓洁还同时兼任中央手工业管理局副局长,只是在政治思想方面进行领导,在学院业务和学科专业方面缺乏指导能力,因此,要解决新学院面临的理论和实际问题更需要庞薰琹的能力和智慧。庞薰琹没有辜负历史所赋予的责任,以其开拓创新的勇气、高度的智慧、世界性的视野对当时的工艺美术教育提出了许多崭新的设想,内容基本上围绕着工艺美术的性质、范畴、指导思想、学科建设、教学方法、学术研究等几个重要方面。下面分别进行探讨。
第一,对工艺美术教育的性质、指导思想、办学方向等重大理论问题的认识。
关于工艺美术学科的性质,庞薰琹认为:“工艺美术是通过造型、色彩、装饰来表现人民的思想感情。……按其性质来说是属于文化事业的范畴。”【4】由工艺美术学科的性质决定,工艺美术和文化教育、科学研究部门有着密切的关系,工艺美术的创作、教育和科学研究工作应该受这些部门的领导。又因为和工艺生产有关系,所以又和轻工业、手工业、化学工业、建筑工程、商业等部门也有关联,不过这种关联也只是在工作上互相配合而已。因此,庞薰琹认为:“只要明确了工艺美术事业的性质,有些思想上的混乱,是可以澄清的。”【5】当时手工业管理局的领导不懂得工艺美术学科的特性,思想狭隘,在工作中不能按照科学合理的思想来指导,造成了工艺美术工作上的混乱和被动。
在办学方向和办学的目标方面,庞薰琹认为,工艺美院的任务是培养工艺美术的创作设计人才,学生要对祖国的民族民间艺术传统进行系统的学习,学院要培养学生的设计技巧、设计的原理法则和审美能力,使学生掌握国际先进的设计经验和生产技术。
第二,在设置办学机构、层次、地域的问题上,庞薰琹也做了深入地思考。
根据西方国家工艺美术发展的情况和工艺美术在社会经济发展和提高生活水平的巨大作用来看,教育机构的地域、层次的设置也是非常关键的因素。像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只有一所工艺美术学院是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需要的,所以,要在全国具备办学条件和需要的地方兴办工艺美术院校。新建院校的分布要合理,要有分工,要办出自己的特色。要把工艺美术教育与地域性的产业发展和工艺历史传统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各地的优势,合理配置教育资源,弥补地区的差异。
关于教育的层次问题,庞薰琹认为,除了工艺美术学院本科层次的教育之外,每省还要建立专科层次的工艺美术学校、中等技艺学校。工艺美术学校要根据各省的不同情况和要求,首先要培养本省所需的工艺美术设计人才,还要根据具体情况设置专业。除了各级政府兴办各级各类工艺美术院校之外,民间、团体、组织和个人也应该积极兴办各类专业学校和训练班、家庭专业户等结构。关于工艺美术研究机构的设置问题,除了注意到了研究机构设置的层次性之外,庞薰琹还论述了不同层次研究机构的主要任务。
现在看来,尽管庞薰琹关于工艺美术院校和结构设置的设想大多是计划体制下的产物,受到了当时普通高等教育体制的影响,带有明显的时代烙印,有些已经不合时宜了,但是他对中国工艺美术事业的思考及建议却是一笔珍贵的遗产,在当时应该是具有针对性和时效性的。
第三,对工艺美术学科专业设置和学制问题的思考。
关于工艺美术学科专业设置和学制的问题,庞薰琹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一直贯穿于他整个工艺美术教育生涯中。
早在1946年,庞薰琹与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谈论建立工艺美术学校的理想时,就对工艺美术学科专业设置和学制问题进行了详细设想。【6】其中学科专业设置和学制问题明显受到了包豪斯的影响。由于这样的办学理念在当时无法实现,所以有学者称其为“乌托邦”计划。但是在新中国成立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创建则部分地实现了庞薰琹的设想。在筹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过程中,庞薰琹组织编写了《图案的组织》、《民间染织刺绣工艺》、《民间雕塑工艺》和《中国蓝印花布》等资料性质的出版物,这里也可以看出专业设置的端倪。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正式成立时,果然设置了染织、陶瓷和装潢三个系。
关于课程设置的问题,庞薰琹认为专业课包括专业基础课,如政治、中国工艺美术史、中国美术史、外国美术史、绘画、外语等,其中绘画课中的素描、白描、写意画、工笔画、水彩画、水粉画、黑白画等,每个学生可以选修两种,要记学分。其他的课程,如书法、摄影、美学、心理学、文学史、诗词等,有学生选修,不记学分。
第四,对工艺美术教学和科研的思考。
办学的根本目的是培养人才,其最直接的推动力是教学水平的提高,而教学水平的提高又与教师的科研水平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教育家也都高度重视教学方法的实用性与科研的创新性。对工艺美术教育的问题,庞薰琹的思考是深沉的,他多次谈到加强实践性教学和建立实习教室的重要性,强调工艺美术教育必须要与生产相结合。
毋庸置疑,在中国现代设计教育的进程中,庞薰琹既是开拓者,又是奠基者。在新中国工艺美术教育创建之初,庞薰琹极力呼吁冲破传统工艺美术的狭隘观念,倡导现代设计理念,以适应工业化建设和人民日常生活需要,作为新中国设计的发展方向和最终目的。同时,他特别重视现代设计教育体系的建立和完善,继承传统工艺美术思想和民族文化,吸收、借鉴西方现代设计教育理念,强调不以技术、规范和纯粹理性排斥传统工艺美术的人性化与艺术化特质。虽然庞薰琹的工艺美术教育思想因为社会大环境的问题而只是部分付诸了实践,其中大部分还只是保存于他的著作或论文之中,但是,有许多内容仍然对今天的艺术设计和艺术设计教育具有重要的启发与借鉴意义,而且仍然值得艺术教育工作者回味与反思。
 
[1] 庞薰琹:《就是这样走过来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8年,第295页。
[2] 参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史档案资料。
[3]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史编写组编:《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简史》,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22页。
[4] 庞薰琹:《工艺美术事业中的几个问题》,《庞薰琹工艺美术文集》,轻工业出版社,1986年,第13页。
[5] 庞薰琹:《论工艺美术》,轻工业出版社,1987年,第35页。
[6] 庞薰琹:《与陶行知先生谈工艺美术》,《美术教育》,1985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