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庞薰琹研究 > 连载: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 庞薰琹研究(二十六)

连载: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 庞薰琹研究(二十六)

2016-08-26 12:27来源:庞薰琹美术馆点击:
节选自孙彦著《庞薰琹丘堤论稿》
 
乌托邦:繁华的镜像
(二)跌宕的憧憬
日本的无条件投降使长期以来因民族危机而造成的心理压力得到了极大的缓解。由于战争所造成的生活方式的改变,八年后似乎又有了续接起来的可能。回到上海的庞薰琹也开始重新规划新的生活和艺术活动,于是,在傅雷的倾情帮助下,庞薰琹一生中的第六次个展也很快举行了。
第六次个展的时间是庞薰琹一家回到上海后不久,准确时间是1947年4月,展览的地址是震旦大学新建大礼堂。关于举行第六次个展的起因,庞薰琹说是“傅雷提出”的,但是据推测,可能的原因是:庞薰琹、丘堤一家回到上海后,无处立足,生活比较拮据,如果举行一次个展,可以获得一定的经济来源,这应该是庞薰琹的本意。因为傅雷的倾情相助,所以,袁韵宜转引用庞薰琹的话说,在展览时,“参观人士踊跃之极”、“门前车水马龙”、“卖出去的画很多”,傅雷的好友宋琪收藏最多。【1】庞薰琹也承认:“这次在上海举行的个人绘画展览会,从会场到陈列,我都很满意。来看展览会的人数也大大超过了过去我所经手举办的展览会,在卖画方面也出乎我意外,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傅雷。”【2】 
但是,时过境迁,国共两党日益尖锐的政治和军事斗争使抗战后的和平梦想更加迷蒙起来。国民党政府除了在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接收”日伪政府的“遗产”之外,还力图在文化艺术、意识形态等方面进行全面的控制。在此背景下,国民党政府面临的重建统治秩序的任务也具有很大的困难。从艺术界来看,徐悲鸿被任命为北平艺专校长,广泛招引人才,庞薰琹也是徐悲鸿极力争取的人物。对当时失业的庞薰琹来说,接受徐悲鸿的邀请、去北平艺专任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但是,即使在董希文的力劝之下,庞薰琹还是放弃了,而是接受了黄笃维的邀请,同意南下广州在中山大学师范学院任教授,同时任广东省立艺术学校绘画系主任。
机缘总是在偶然间出现的。南下广州,要经过汉口。可是,到了汉口却发现,粤汉路因洪水而中断,庞薰琹一家不得不暂居庐山。不久,傅雷全家、陈家和夫妇和宋琪也来到了庐山。时间对艺术家来说是最大的财富,庞薰琹利用这段难得的清静,在此创作了颇具实验性质的《庐山风景》系列作品,有《庐山(牯岭之一)》、《庐山(牯岭之二)》、《庐山(云)》、《庐山(松)》、《庐山(雾)》、《庐山(风)》、《庐山(雨)》、《庐山(坡)》、《庐山(密林)》、《庐山(绿荫)》等,共计小幅十幅,大幅两幅。
庞薰琹、丘堤一家抵达广州的时间是1947年9月。在杨秋人、黄笃维等朋友的鼎力帮助下,庞薰琹、丘堤的工作和生活还算平静。非常不幸的是,庞薰琹在广州创作的油画作品大多已经佚失,目前所能见到的《丘堤在广州》,也仅仅是黑白照片,但是,从中仍能看出画面强烈的装饰性和唯美主义的艺术追求。(图1)
在那个特殊的时代,庞薰琹、丘堤一家的平静生活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这段时期代表性的事件有三件:一是拒绝了司徒雷登的邀请,二是拒绝了校方画“戡乱”宣传画的要求,三是反对校长丁衍庸的学潮事件。同样拒绝的事情还有校方要求庞薰琹画两幅“戡乱”宣传画的安排。不过这并没有严重影响到正常的教学与生活,反而是与音乐家马思聪的交往带来了麻烦。庞薰琹从马思聪家得到了毛泽东所著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新民主主义论》,这是庞薰琹首次接触毛泽东的著作,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他的思想。正如袁韵宜的评价:“庞薰琹先生这时确确实实已是个左倾教授、民主志士了。”【3】暑假期间,庞薰琹与丘堤去香港看几个老朋友,有张光宇、丁聪、黄宝熙等人。既然庞薰琹已经从广东省立艺专引退,就必须重新寻找出路,因此,这次去香港,名为看望朋友,实际是想了解香港的情况,然后再做打算。但是,从香港回来后,庞薰琹和马思聪的住所已经被武装士兵监视,他们随时就有被逮捕的危险。如果不是危险如此之快地降临,庞薰琹、丘堤可能也会去香港与朋友们一起躲避这不知所措的困扰。但是,历史是无法捉摸的,于是,马思聪去了香港,而庞薰琹、丘堤一家则在黄笃维帮助下乘轮船回到了上海。(图2)
 
[1] 袁韵宜:《庞薰琹传》,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1995年,第132页。
[2] 庞薰琹:《就是这样走过来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第216页。
[3] 袁韵宜:《庞薰琹传》,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1995年,第13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