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庞薰琹研究 > 连载: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 庞薰琹研究(二十五)

连载: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 庞薰琹研究(二十五)

2016-08-26 12:26来源:庞薰琹美术馆点击:
节选自孙彦著《庞薰琹丘堤论稿》
 
乌托邦:繁华的镜像
(一)理想的蓝图
抗日战争的胜利给所有历尽磨难的人以极大的希望,大多数人均认为战争已经过去,重建家园的时期已经来临。这时,每个人都再次把因战争而掩藏起来的梦想重新提起,掂量着成为现实的可能。在1949年1月5日丘堤致吴环(苏立文夫人)的信中,丘堤问道:“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中国将黎明乎?”【1】庞薰琹在中国建立一所工艺美术学校的愿望,早在1925年初到巴黎参观万国博览会时就产生了,至此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年。
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无疑十分遥远。庞薰琹亲身感受过西方工业文明的震撼以及设计对生产、生活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巨大影响,尤为重要的是在中央博物院筹备处的工作经历和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调查,使庞薰琹更加坚定了传统艺术的现代价值以及工艺美术设计对中国经济生活发展的重要作用。1943年12月10日,庞薰琹在为“沈福文漆器作品展”所写的文章《工艺美术运动的一声号角》中就认为:“工艺应该由手工艺进展到机器工业以求普及。这是天经地义的一个原则。但是千万不要忘记人类的十只手指有它的巧妙之处。人之为人可贵就在这种种的巧妙,机器替代不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训练了许多宝贵的手,在这许多手中,几乎造成了一个精神的宇宙,在那里人类忘记了苦恼,忘记了疲劳,得到了安慰,得到了幸福。所以,我们也是需要保存的、爱护的。”【2】
所谓高处不胜寒,可能就是类似的情景。在现实中,曲高和寡或许也是最为正常的事情。在抗战胜利后的混乱背景下,庞薰琹的这种远见卓识无人应对应该是在情理之中。1946年,在重庆等候回上海期间,(图1)庞薰琹写了一份建立工艺美术学校的计划,与好友山东大学校长赵太侔进行了交流,但是,在抗战结束后的混乱时期,庞薰琹的这种计划无疑没有实施的可能。令庞薰琹意料不到的是,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却对这份计划表现出了非常浓厚的兴趣。
庞薰琹与陶行知就此计划谈了两天,其内容概括如下【3】:第一,建立工艺美术学校的必要性。庞薰琹和陶行知都认为,人民需要良好的物质生活,也需要精神生活,所以,将来工艺美术一定会有发展。要发展工艺美术,就需要工艺美术设计的人才和设计师。工艺美术设计师要有敏捷的构思能力和创新精神,关心人民的需要,了解人民的喜好;要有制作实物的技术;要了解祖国的艺术传统;还要了解国际市场的变化情况。第二,校园建设。既然是工艺美术学校,学校本身就应该表现出工艺美术“美”的特点,无论是环境、建筑、室内都应该很美。工艺美术学校应该是个半工半读学校,一切都由自己来做,自己铺路,自己种树,自己设计,自己造房子,设计者自己也参加制作,一切都适合于实用。每一座房子要根据它的用途来设计,既要实用,又要美观。以教室建筑为例,每一个教室由于专业不同,对建筑的要求也不相同,所以应该是各有其特点。第三,关于学制和教学内容。一年级下学期学室内装饰,自己设计与制作家具,一进教室一切都是自己制作的,教学和实习相结合。教员的科学研究是同教学相结合,这样才可以不断地提高教学水平,教学不是单靠教材,主要的是靠教员的科研成果,不单是言教,重要的是身教。二年级上学期学染织,二年级下学期学商业美术,都要求教学与实习相结合。每个教室中所用的窗帘,家具上的装饰布都是不同的,每个教室都有它的特点与艺术风格,这些都是二三年级同学设计与制作的。三年级的同学自己选择专业,进某一工作室学习二年,要逐步开辟工作室与各种实验工厂,用小批生产,来充实学校的基金。工人就是教员、同学与家属。凡有一技之长的家属都是一样的职工。第四,关于经营管理的设想。学校的发展要有全面规划,但是要实事求是逐步实现。四年毕业的同学,自愿留校的留校,少数能考研究生,多数人投入到自愿做的工作中去。每一人都要做一年行政工作。关于学校的管理工作,由学校的全体人员选举若干人,组织一个管理委员会,最理想是三人,有明确分工,任期三年,一般不连任,特殊的可考虑,但也只能连任一次。当上委员没有什么特殊待遇。这个学校不单是为了培养技术人材,也要培养人的美德。作为学校的管理人员,首先必须全心全意为办好这个学校做出贡献。不能胜任或群众意见大的人,可由群众另行选举。要关心所有工作人员的生活,鼓励工作人员自建房屋,但设计要经过管理委员会同意,资金、材料由学校帮助,分期偿还。要大量种树,除一部分等它长大以后,成为可用的材料,大部分种植各种果树,此外自己种各种蔬菜、种各种花,到处是树,到处是花。总之,用自己的努力来建设好这个学校,使工作人员能愉快地工作,过上比较安定的生活。
不得不说的是,这个计划被庞薰琹称为“乌托邦”,实不为过。然而,从陶行知对这个计划的兴趣来看,似乎也表明具有付诸实施的可能性。可是,天不遂愿,陶行知在回上海后不久就去世了,这项乌托邦计划也就此搁浅。虽然如此,但是庞薰琹对建立工艺美术学校宏伟蓝图计划的制订,从行动上说明了,他的这个二十年前的懵懂的理想,逐渐地明晰并趋于成熟,为其后来向新政权的有关领导和国务院汇报其建立工艺美术学校的计划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四十而立的庞薰琹与自己理想的距离渐渐缩小了。
 
[1] 倪军:《丘堤的艺术与人生》,参见丘堤:《丘堤》,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第114页。
[2] 庞薰琹:《工艺美术运动中的一声号角》,成都《中央日报》,1943年12月10日。
[3] 庞薰琹:《就是这样走过来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第209-2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