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庞薰琹研究 > 学术讲座:庞薰琹与中国现代设计教育

学术讲座:庞薰琹与中国现代设计教育

2016-09-26 10:53来源:庞薰琹美术馆点击:
主讲人:周爱民(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绘画系副主任、党支部书记)
主   持: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务处处长孙磊
时   间:2016年9月26日9:30-11:30
地   点: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长清校区第一阶梯教室
庞薰琹美术馆根据录音整理


 
庞先生1925年到1930年留学法国,1931年他率先创立了决澜社,同年他举办了自己的画展,他的挚友,傅雷先生当时写了一篇文章:《薰琹的梦》,可以说这篇文章是初出茅庐的庞先生首次登上中国的艺术舞台,他是带着梦走来的,他的一生都在梦中前进。他在40年代写了一篇文章与知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畅谈他的乌托邦的梦想,可以说梦和乌托邦贯穿了他的一生。从刚才刘巨德、庞绮老师和许敏老师的讲座中可以感受得到他的梦与他追求梦想的人生,围绕这些,我来谈谈这个梦与现代设计教育之间的关系。
在20世纪中国的美术大家之中,庞薰琹像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一样,对中国美术有着杰出贡献。开创中国现代设计、教育,是他人生梦想的重要部分。庞先生1925年刚刚到巴黎的时候,参观了巴黎世界博览会,这个博览会对庞先生的影响非常大,这个展览是以装饰艺术为主题的,当时的最为时尚的现代设计,包括汽车设计、工业设计,还有日常生活中的窗帘、地毯,在巴黎博览会得到了展示,给庞先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原来美不仅仅是画一幅画,原来生活中无处不美。这可能就是萌生他梦想的根基,他也希望将自己的梦想传递到了中国来,在中国能够建立一种美好的生活,是他一生所追求的。庞先生回国之后,他的主要艺术经历跟艺术教育也是有关系的。在决澜社之后,他到过北平艺专任教,后来也到过四川省立艺专,广州美专,建国以后也在原来的中央美院华东分院,也就是现在的中国美院,包括后来50年代,院校合并到中央美院,最后最重要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也就是现在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他是最重要的创建人之一。当时筹备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有三个代表,一个是手工业管理局的行政领导,一个是文化部的吴劳先生,再就是作为艺术专业方面的专家庞薰琹先生。这三位先生作为筹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主要推动者。这种艺术教育的理想由一开始的萌芽的种子,在中国的大地变成现实。
庞先生后来在70年代,写了很多关于现代美术教育和工艺美术教育的文章,当时只有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这样一所设计院校,那个时候就提出中国的设计艺术必然会在中国遍地开花,近一步推动中国的社会和文化的发展,不光是要在北京办、山东办,要在上海办,要在云南办,而且不同的地方办设计学院应该办成不同的特色,上海应该跟贸易、轻纺这些工业密切相关,四川应该更多的跟少数民族结合起来创办设计学院,他的这些理念在今天已经成为现实。我们今天看到蓬勃的设计教育的时候,我们有必要回顾、饮水思源,认识这位中国设计教育的开拓者,我们这里看到的是他在40年代写给陶先生的一封信,约谈陶行知先生畅谈他的理想,当时在四川省立艺专任教,他提出我们应当办一所独立的设计院校,当时战火连天,他萌生了这样一个理想,在重庆要找一个地方,要风景优美,校舍也要我们自己去建,在校舍里我们自己要豢养牲口,自己种田,收割,整个就是一个乌托邦的生活。我们今天看起来有些太理想化了,但是往往文化的力量是来自空想的,我们可以看看世界上其他的艺术的先知,文化的先知也有这种空想。也可以说庞先生的这些理想跟蔡元培的美育思想,跟他所接触到的西方设计教育思想都是有关系的。我们可以看看早在西方现代设计的开创者威廉•莫里斯他早年也写过《乌有之乡》,在当时英国工业革命刚刚萌生的时候,在我们今天所说的雾霾弥漫英国大帝的时候,他提出我们应该从这种沉闷的生活中走出来,从一种陈旧的生活中走出来,走向美的环境和美的生活。包括在后来20世纪初期,包豪斯的兴起,这些艺术大师都怀有这种乌托邦的梦想,格罗皮乌斯的这篇文章也被看作是包豪斯的宣言,他要为生活而设计,要把包豪斯建成一所像工厂的学校,跟庞先生提出的理念有相似之处,都是怀有乌托邦的社会理想。
刚才庞绮老师也讲到了,他到巴黎的时候看到的是那么摩登的社会,而中国当时正处于苦难之中,到他晚年时,他回忆道:“我的一辈子都是从洋火、洋油、洋面里走出来的,我希望为这个苦难的民族、苦难的人民,谋求一点幸福。”庞先生80年代初期在中国美术馆办展览的时候说,“我的一生是探索探索再探索的一生,我的作品能给大家一点美,对于我来说就是莫大的慰藉”,可以说能够给社会给人民带来美的生活是他一生的追求。“美育救国”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他希望中国有更多的这样的设计人才,希望中国能够繁荣昌盛。建国以后,他的乌托邦的梦想逐渐变为现实,在第一届文代会上,他就向江丰提交报告,希望在中国建立独立的艺术学院,得到了江丰的支持。在1953年的时候,他也筹建了中国民间美术工艺的展览,收集传统民间美术,包括山东工艺美术学院也是在民间工艺方面作出了贡献。今天这些展览的作品,大部分就陈列在刚刚开幕的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中,包括织绣、家具等等,这些东西封尘了四五十年,重见天日,当时庞先生是这个展览筹备会的副主任,为创建中央工艺美院打下了一些基础,当时他们为创建工艺美院做了一些基础的工作,整理装饰纹样和敦煌的图案。
1956年,庞薰琹乌托邦的梦想变成了现实,我们看到当时工艺美院成立大会合影的情况,庞先生任教学副院长,当时行政领导是手工业管理局的局长兼任,专业角度来讲的话,庞先生任第一副院长。庞先生的一生是光荣与苦难互相交织的,庞绮老师刚刚泣不成声的讲述他的人生,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成立后没多久,1957年,被打成右派,因为他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跟着党走,真理总会见太阳》,这篇文章被定性为右派言论,他是美术界第一个被打成右派的,而且是极右分子,工艺美院的办学思想上面跟当时的主管领导发生了分歧。当时从手工业管理局的角度来讲,希望他办成一个手工业学校,当时的中国急需用手工艺品换取外汇,所以象牙雕刻、丝绸等等成为换取外汇的资源和渠道,但是从工艺美术学院的角度来讲,他希望工艺美术不止局限在象牙雕刻,他希望工艺美术应该与衣食住行紧密结合,希望工艺美院办成一所与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一所学校,这是一种超前的想法,也因为这种超前的想法他没有得到当时主管领导的认同,而被打成极右分子,由此开始了20余年的低谷时期。他被打成右派的时候,他的夫人正卧病在床,听到这样的消息后病重离世。一夜之间庞先生头发花白,他的副院长被撤销,教授也被撤销,人生进入低谷时期。
我们看看他在建院之初提供的一些设想,他提出应该传承民间工艺,加强基础理论研究,科研与教学实践相结合,今天的现代设计教育按照他的构想在实践在推行。在被打成右派时,他仍然没有放弃梦想,在教学上他也始终坚持自己的教学原则。他认为美是艺术教育的核心,包括后来的吴冠中先生也是这样提倡的。他是30年代决澜社的发起者,提倡现代主义、形式主义,50年代里搞形式主义的完全可以划到阶级敌人里面,但是为了艺术的真理他没有放弃自己的原则。同学问他,可不可以在课堂上临摹现代派的东西,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他坚持艺术的真理不愿意误导学生,不愿意按照阶级划分来定义写实的、形式的。他说,“古今中外包括西方现代艺术都是可以学习的,谈现代派绘画时,我总是躲躲闪闪不敢谈也不敢拒绝”,因为这个观念是资产阶级的观念,这是我们看到他为坚持艺术的真理而所作出的努力。经过22年的冤屈,1978年他恢复了荣誉,重新复出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副院长,他们招收了第一届研究生,所以他的一些教学理念重新得到认可,加以推行。80年代以后中国的工业设计逐步兴起,工业社会的重要性逐渐被认识到了,他开始阐述自己的教育主张,包豪斯的一些教育理念在工艺美院也开始出现了,这个时候他认为应该吸收包豪斯的设计理念,同时也认为不应该片面的照搬西方的模式,不应把三大构成当做法宝,中国的传统艺术有很多珍贵的东西依然应该是现代设计应该传承应用的,所以他鼓励现代设计和传统工艺美术两者都要研究,所以我们看到《光华路》这篇文章写道既要学习包豪斯,但我们民族的传统和艺术的传统,不应该被隔绝。
这也是他从30年代就开始研究的中国传统装饰画的研究,以前不被美术史,不被艺术史重视的无名工匠的艺术,从庞薰琹先生开始,得到了关注,可以说庞先生是在为无名艺术家塑传。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艺术世界也是在这么做的,他的线描是高度装饰化的艺术。刘老师也讲了,他们第一堂课是讲中国的线描,用音乐去诠释中国的装饰艺术,这些线条实质上代表了中国艺术之精神。刚刚庞绮老师也讲了,庞先生在决澜社之后转向了中国传统装饰艺术研究,他又机缘得到了闻一多先生、梁思成先生的推荐,进入中央博物院工作,他跟中国最优秀的学者在一起,对传统艺术的认识加深了。就像傅雷所说的,中国文化往哪里去呢?往深处去。庞先生也就是这么实践的。他是在一无所有,接近空白的情况下来建立中国装饰艺术的学术脉络,就是在他人生最苦难的时期,在被打成右派后,装饰和装饰美滋养着他,那个时候他就开始研究历代装饰画,他说,别人不理我,我也不理人家。人生是苦难的,但是装饰美给了他莫大的安慰,使他挺了过来。他从无到有,几经易稿,完成了这样一本书。
这些图案我们今天看来依然很新颖,这是当时在中央博物院得到了闻一多、沈从文先生高度赞誉的《中国图案集》,苏立文先生对这些图案作品也非常推崇,他的工艺美术集经过经过几十年的的辗转到海外,后来回归国内,也是苏立文帮他保存下来的,苏立文先生对这本书有着高度评价,认为把巴黎现代的色彩和现代理念和中国的传统装饰纹样,绝好的结合在了一起。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文化脉络都在其中,有夔纹,有汉代画像石的纹样,但形式构成和色彩和结构表现又有西方现代设计的一些理念。我们今天的现代就在倡导这些方面,40年代庞先生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一些表率。《工艺美术集》上面的一些纹样很新颖,但他原始的母形是汉画像石、汉画像砖。所以他的艺术是往深处去的,没有离开中国文化的根脉。包括中国的现代设计的特色在哪里,庞先生都做出了开拓性的实践。所以庞先生一直提倡研究敦煌,带刘老师他们去敦煌、去苏州园林考察,他在80年代一方面提倡现代设计应该学习科学,一方面不抛弃传统,向传统学习,装饰艺术传统是中国艺术突出的特征。他主张学习传统应当有“破”,有“立”,在继承的基础上也要有新的建立,这是我在他的画论里展开的。核心是求变,不应该只去继承也应该有所发展。万变不离其宗,宗就是民族文化传统,将人民的生活和需要作为标准。希望同学们以后有机会就读读庞先生的《历代装饰画研究》这本书,在新的时代,在我们的现代设计教育当中,既要学习西方最先进的东西,也要思考如何回归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