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庞薰琹研究 > 学术讲座:大爱满怀,恩师庞薰琹的微笑——纪念清华美院第一块钻石

学术讲座:大爱满怀,恩师庞薰琹的微笑——纪念清华美院第一块钻石

2016-09-26 10:52来源:庞薰琹美术馆点击:
主讲人:许敏(美国艺术家、LifeWay出版总部美编)
主   持: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务处处长孙磊
时   间:2016年9月26日9:30-11:30
地   点: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长清校区第一阶梯教室
庞薰琹美术馆根据录音整理
 
大家好,在北京纪念恩师庞薰琹的大会上,庞薰琹工作室主任、学长刘巨德发言,全场气氛庄重,严肃而安静,为庞先生的寻梦和坚强而深受鼓舞,学长王玉良一提起庞先生就泪流满面,在这段时间我认真学习了庞薰琹的许多资料,回想起80年代经常在晚上去他家,带着一星期画的画、画的广告,做的设计、构图和色彩作业接受指点。他那平易近人的微笑又出现在眼前,每当这时我的心情也非常沉痛,庞先生的一生高风亮节,光明磊落,淳朴厚德,忍辱负重,是我非常敬重的老前辈,后世满怀称颂和赞美。
我今天讲的是《大爱满怀,恩师庞薰琹的微笑——纪念清华美院第一块钻石》。现在我们一出门见面打招呼都会说“早”,但在50、60、70年代的中国,庞薰琹是在一个接一个的运动中,挨整蒙冤22年,他一出门,一双双被魔鬼缠着的眼神就会缠着他,据工艺美院家属说,有一次庞先生过马路时摔倒了,不但没人扶他,还说他是右派不要理他,有一个好心的孩子跑去告诉家属,直到家属赶来才把他搀扶起来,但是不论他身心多么痛苦,他都只是微笑。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有办公室,手捧茶杯,热乎乎暖洋洋的工作,但在50年代以及60、70年代,庞先生到工艺美院就要挂着头号反动的牌子,打扫厕所。现在我们每个人都能得到温暖的拥抱,可是庞先生60、70年代是在无法忍受的折磨中度过的,他无论多么痛苦不堪,但去看他病重的太太时,必须面带微笑,他的太太丘堤是在广播里听到消息,心脏病加重,过早逝世。现在我们外出写生,都有接送,可以坐飞机坐高铁,而庞先生在1940至1946年间,不辞辛苦想尽一切办法深入到贫困无比的山区,以卓越的灵性,自然而雄健的才能,画了《贵州山民图》系列。在这系列画中,庞先生与劳动人民心心相映,不描写他们穿花衣带银饰的浅薄,而是心系社会最底层的人民,注重刻画少数民族浓重的生活气息和感人魅力,注重描写苗族人的气质和美的本质、淳朴、纯净、善良、温暖、美好,在那期间收集了大量贵州图案花边和服饰等,当他看到苗族姑娘没有绘画基础,没有底稿,凭想象就能制作出各种图案,他尊重群众中潜在的艺术智慧,决心多为群众做些有益的事。
现在我们家家有空调,而且都有一张宽大无太阳直射的工作桌,而50至70年代期间,庞薰琹住在只能放一张写字桌的房子,天天西晒,直到晒到太阳下山。在这种炎热恶劣的条件下,在所有资料毁失之后,蒙冤的、别无所求的写着《历代装饰画讲义》,把在1939年中央博物院学习的汉代画像砖、画像石、原始社会彩陶,石器、铜器等等著书立说,他就是这样一遍一遍地从图书馆到家,从家到图书馆,两点一线的,面带微笑的教课、总结,再修改,通过长期不断的寻找、分析、对比,他从这些宝贵遗产中发现了“淳朴”这一大气的造型规律,而从传统历史的角度,从传统设计中提纯,阐明了设计要素的根本,不断地探索探索再探索,直到成为中国第一本装饰画史书。今天具有中国传统风格的,与庞先生1925年赴法国巴黎带回来的西方现代艺术相结合,创造了种种装饰画风,从中央工艺美院开始,风靡全中国,传播全世界,远的不说,就在眼前的中华美院的刘巨德老师,王玉良老师,杜大恺老师,王怀庆老师都是我心目中的传承代表人物,尊敬的长者。庞薰琹先生为当今世界文化铺垫了一条崭新的、前无古人的美学道路。有人认为绘画比设计高尚,庞先生率先垂范,放下心爱的绘画,来进行设计指导,庞先生很早就编纂了《工艺美术集》、《工艺美术设计》等书籍,1936年受聘于北京艺专图案系任教,在1939年研究中国历代装饰纹样,在1941年设计了日常用的花瓶、茶布等,从造型到图案,采用了多种材料制作,像陶瓷、竹编、漆器等。庞先生时刻想着人民大众,想着提高全民艺术素养,提高全民生活质量,他提出了用手工编制装饰布的畅想,为日常生活中天天都会用到的窗帘、椅子、汽车垫等设计新的方案,庞先生肩负中国文化建设的责任与义务,第一个开辟了具有中国元素的设计方向,是现代设计的先驱。
庞先生年轻时代旧相识的老朋友,美国牛津、耶鲁、普林斯顿连用40年的中国艺术史编写者苏立文说:“我从庞薰琹那里学到了太多东西,”又在《回忆庞薰琹》里说:“他永远宽宏大量,从来不对人性中的善良的本质失去信心,他所谈所问全是出自善意”,又说“甚至当残酷的命运向他袭来时,他仍然为他的家人、朋友、艺术和国家奉献着”,庞先生说:”艺术家必须为人类的幸福奉献全部生命”,庞薰琹的血液里流淌着对人类的大爱,终生信守自己的信念:“祖国是我母亲”,将自己单薄的身躯裹挟进历史的洪流,翻腾、撞击、研磨,滚压出一条条生命的血迹,在所不辞。煤炭经过超高压和高温,最后只变成一颗坚硬的金刚钻石,我们尊敬的前辈,庞薰琹先生就是这颗独一无二的超纯天然钻石,这颗钻石是这份品质,这样气节,这份无论潮涨潮落,他都一如既往的守着做人的根本,这份对人类的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