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庞薰琹研究 > 学术讲座:中国现代艺术大师庞薰琹画语录解析

学术讲座:中国现代艺术大师庞薰琹画语录解析

2016-09-26 10:46来源:庞薰琹美术馆点击:
主讲人:刘巨德(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教授、博导、学术委员会主席)
主   持: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务处处长孙磊
时   间:2016年9月26日9:30-11:30
地   点: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长清校区第一阶梯教室
庞薰琹美术馆根据录音整理


 
同学们,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和清华美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是亲兄弟,所以我来到这里非常高兴,这两所院校可以说他的创始人都是庞薰琹先生,也许大家可能不太了解这段历史。庞先生在上个世纪20年代留法期间萌生了在中国建立工艺美术学院的设想,那个时候他留学法国,本来想学绘画,结果看了十年一次的万国博览会,让他非常震惊,他看到了西方在衣食住行方面的设计是那么先进,而对比中国,那个时候是多么贫穷落后,他决心去学设计,决心改变中国人的生存方式,提高中国人的生存境界。于是他就去报名巴黎装饰学院的考试,成绩非常优秀,结果被录取的时候,因为他是中国人而被拒之门外,那个时候中国人在国外都是不得入内的,他就想中国能有这样一所设计学院该多好。从此就像天降大任于己,30年代回国以后,他就一直想创办一所中国的设计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今年是65周年纪念日,你们学院建院45年了,这都是庞先生当年的设想,在中国才有这些学院,现在你们学院每年招1600人,而且各个专业都非常齐全。我来到这里非常荣幸,谢谢大家能够让我有机会来介绍庞先生,以及他的思想。
我是庞先生的学生,1979年曾经来过这所学校,那是庞先生带我们上课期间,你们的老院长孙长林先生请他来上课的时候来过这里。他一生在研究中国传统装饰艺术,但是装饰艺术这个词,艺术教育界几乎都被误导,没有对庞先生真正的艺术思想有所认识。因为庞先生建院以后就被打成了右派,蒙冤22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才被平反,我有幸做他的研究生,聆听他的教诲,才知道装饰艺术本质。他说“装,藏也”,是藏在内部看不见的宇宙大理,“是文采也,是生命节奏之光彩”,你们听过吗?看过他的书吗?现在提到装饰的时候,总是把他看做一个贬义词,其实,这是一个艺术走向永恒的、非常经典的词,在当时来说,它代表了现代艺术、现代设计的代名词,也是东方现代艺术的一个代名词。艺术里有看得见的部分,有看不见的部分,我们大家都能够感觉到,但并不知道那看不见的部分是什么,宇宙之理,就是我们传统文化里特别强调的,道的概念、道的精神。庞先生非常主张我们要研究那些看不见的部分,比如说一个器皿,或一个图案的设计,我们有看得见的,但也有很多看不见的;比如说图案,大家认为可能是一般的表面的花纹,他对图案的认识,他认为那是生命的真相,所有的生命体内都有图案,从宏观世界到微观世界,到我们的每一个集体,每一个细胞,都是图案,那是最精美的最深层的,我们现在通过高倍的电子显微镜可以看到,那是生命里的秘密。装饰,“装”就是要找那些看不见的,所以我们设计艺术也好,绘画艺术也好,或者其他艺术都是用看不见的去创造看得见的,或者说,你要从看得见的去寻找背后看不见的,这就是我们学习艺术背后的任务,所以对“装饰”一词的认识,绝不是表面的形式,他是一个生命的形式,庞先生的艺术观里就是要从生命的角度认识一切,“是文采也”,是生命的节奏。我们的生命都是运动的,都是有节奏的,都是有规律的,还转的。这个“饰”,在古代跟“擦拭”的“拭”是一个意思,所以“饰”也有擦干净的意思。当我们心灵的镜子被擦干净的时候,那么宇宙之道,宇宙的“大理”才能反射到我们的心灵上,我们才能感应到,所以“饰”有擦去我们心灵污垢的意思。所以真正要懂得装饰的,那就是庞先生经常强调的艺术的“真”,这个“真”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童贞的“贞”,一个是真假的“真”,要童贞要天真,我们看几幅他的作品就知道他是如何把传统艺术发扬光大的。
也许你们关注过他,看过他的作品,他的绘画、他的设计、中国画、油画,从西方到东方,从古到今,从人物到静物、水彩,你都可以看到他所呈现的是东方的观念,东方的美学思想。上课的时候庞先生就让我们临摹传统的图案纹样,像你们山东嘉祥石刻,庞先生都让我们临摹过。庞先生属马,在我心里他是一匹天马,他有一种艺术家的独立自由的精神,和超越世俗、超越现实的,超越功利的,甚至超越社会的,超越自我的精神,所以你看他的作品都是超凡的、神界的,不是凡界的。过一段时间他的一些作品会在你们学院展出,这是他为建立这所学院在30年代做的设计,他很早就有建立这个学院的蓝图。
我最后再讲一个问题,要想了解中国的艺术,必须要读老庄,必须要了解老庄的思想。老庄的思想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哲学,他对中国文化、中国艺术影响最大。我读一段庄子的话:“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丘而南望。还归,遗其玄珠。使知索之而不得,使离朱索之而不得,使喫诟索之而不得也。乃使象罔,象罔得之。黄帝曰:‘异哉,象罔乃可以得之乎?’”黄帝丢了一个玄珠,他带了一个什么都知道的人去找,没找到,因为“知”有时会是绊脚石,他必须以未知仰所知,知之为未知的时候,才是真知,成就的“知”往往是找不到的。离朱是个千里眼,他没找到,喫诟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他也没找到,而象罔去找却找到了,黄帝就很吃惊。这使我想到一部电影,西藏人去找虫草,小孩找的最快最多,大人很难发现,因为小孩非常天真无我。玄珠是“道”,装饰之道,就是庞先生所讲的“装,藏也”,也是艺术之道,那么什么人才能得道呢?庞先生给我们艺术上指明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