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庞薰琹研究 > “探索•探索•再探索——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艺术展(山东站)”研讨会

“探索•探索•再探索——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艺术展(山东站)”研讨会

2016-09-26 10:38来源:庞薰琹美术馆点击:

2016年9月25日,“探索•探索•再探索——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艺术展”在济南杜大恺美术馆开幕。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国家画院公共艺术院执行院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法研究所所长杜大恺先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刘巨德先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学术委员会主席尚刚先生,北京服装学院教授、庞薰琹美术馆名誉副馆长庞绮女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党委书记、副主任周爱民先生,庞薰琹美术馆馆长吴文雄先生,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副院长苗登宇先生,山东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山东省当代艺术委员会主任潘世强先生,山东美术馆馆长、书记柳延春先生,旅美画家张宏宾先生,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李学明先生,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山东省工艺美术学院教授卢洪刚先生,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山东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秘书长刘青砚先生,山东鸿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大恺美术馆馆长丁志刚先生等100余人出席开幕式。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国家画院公共艺术院执行院长杜大恺:
这是杜大恺美术馆建成后的第三个展览,这个展览有特殊意义,是一个特别有层次、特别好的展览。庞先生诞辰110周年的纪念展,是巨德先生带队,也是一个学生的学生的展览。说起庞先生,很感慨,我和巨德1978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上学,那个时候庞先生还很健康,我们入学后第一堂课就是庞先生给我们讲的,我们经常能够聆听庞先生的教诲,他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画家之一。庞先生有很多画在我脑子里印象特别深刻,坦率的讲,我之所以能像今天这样画画,庞先生的影响占了重要的一部分。
今天这个展览,我很意外的见到了一些以前从未见过的作品,庞先生的一些作品是有着开步性意义的,我觉得有几张作品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画之一,其中一幅是一个小水杯里有一束花,还有一幅水彩风景和一幅油画风景。庞先生的成就,绝对是国际性的,这样的作品,放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博物馆里都是精品,是中国人对世界艺术史的贡献。庞先生对中国美术史的贡献,我想大家都很了解,今天中国美术会呈现这样一个面貌,其中若隐若现的都有庞先生的影子。中国人有一个容易淡忘的不好的习气,庞先生其实离我们不远,他没走多少年,但是今天的理论界很少谈起庞先生了。实际上我们要检讨,包括昨天成立的山东省当代艺术委员会,我们对当代艺术的理解中,千万不能将庞先生搁置起来,庞先生始终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面旗帜,他的创作、他的理念和他曾经在美术史上的活动,永远值得中国当代艺术检讨和反思。他最深刻的审视了中国的当代艺术是怎样的,是我们的榜样。今天看展览时,又一次使我想到这样的问题,庞先生的展览对我们了解中国当代艺术会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刘巨德先生是庞先生最优秀、最称职的弟子。我和巨德原来在一个宿舍,住了三年,我们之间的友情没有任何间隙与隔膜。我们交往38年,这38年我始终关注着他艺术上的每一步成长,他现在作出的成就,同样是当代艺术值得思考的。巨德是一个非常内秀的人,他对很多问题的思考很深,看巨德的学生带来的作品,我们会看见他们的视野,他们在艺术样式上的不断探索,也许有些作品还可以画得更好一些,但可以看见他们在探索艺术上的精神。今天中国当代艺术最首要的就是要创作,我们要创作出不同于先贤古人的那些成就,同时,我们也要创造和西方、其他国家不同的样式,呈现当代艺术的精神、当代的图式、形式、当代的语言系统,只有这样,中国当代艺术才会成为世界当代艺术的一部分。也许,庞先生是高不可攀的,但是庞先生的这种精神是我们后来者的榜样。今天的展览规模不大,但是非常好,在此对这个展览表示祝贺。谢谢!
 
庞薰琹学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刘巨德:
谢谢杜老师的开场致辞,今天来到杜大恺美术馆,我觉得这个展览其实是一个回家的展览。与杜老师也是中央工艺美院的学生,刚刚他也讲到了,当时所有的研究生的都上过庞先生的课,庞先生从彩陶到青铜,讲了很多,包括贝多芬的音乐,也在一起讲,所以我觉得呢,这是杜大恺美术馆对庞先生的回忆和纪念,所以这是在“家里”的展览。而且,庞先生跟山东关系非常密切,情感非常深,我上研究生的时候,庞先生带我们到山东采风,庞先生还去过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做讲座,受到了热情接待。所以我觉得来到山东办展览,是一个“回家”的展览,这也是山东艺术界对庞先生的怀念。
庞先生对我们学生来讲,是我们前进道路上的一盏明灯,纪念他,不是回望他,而是仰望他。今天看到他的作品,我们又有一种新鲜的感觉,每次都感觉他的作品是那么新鲜,让人看了又想再看,永远看不完一样。他的心是那么澄净,他的画是那么光明,那么素雅,有着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所以,他的画看上去很精细、精微、精深,这种精细不仅是他的性格所致,也是中国文化的神经在他的画里的无限延伸,我觉得这一点是我们所没有做到的。他所以成为一盏明灯,是因为他的作品是永远不过时的,永远是世界艺术博物馆珍藏的精品。我们有些画可能十年、五十年就过时了,但是他的画千年都不会过时,所以他是我们心里的一盏明灯。他有一种大美、大爱、大智慧。你看到他的画,你就会感觉到,虽然他生活在那样一个时代,受过那样一种磨难,但是你看他的心,还是那么美。
庞先生是中国艺术界的一匹天马,他属马,他的艺术天马行空,他的画没有一点世俗气息,没有一点人间气,是完全超越了写实的。他画的每一朵花都绽放,像是天堂而来。他有一种自由独立的精神,就像20世纪30年代他创立决澜社那样。他这匹天马,在东方的蓝天上,披着彩虹,奔腾……正因为他有一种独立自由的艺术家的精神,所以才能有这样不凡的艺术和不凡的思想,也才使他后来受难,艺术非常需要他这种天马的精神。我们纪念他,还有一点很重要的,他是一个艺术先知,他所做的所想的,都是超越那个时代的,用中国美术理论家陶咏白对他的评价说,就是“他是在20世纪做了21世纪的事情,他的思想和行为超前了一个世纪”,是我们所有人所不能理解的,正因为这样他才成为一个受难的艺术先知,也正因为这样,他把我们引向了一个永远要探索未知的天地,让我们走向未知。所以他活在我们每个学生的心里,也是当代艺术永远不能缺少的部分。他开启了当代艺术的一条路,也开启了中国当代艺术和当代艺术设计的一扇又一扇的门。他创造了一个艺术教育的体系,创造了一个艺术星球,使我们中国艺术能够立于世界艺术之林。
非常感谢丁总,感谢丁总所有的同道们,也感谢山东美术界的朋友们,参观这个展览,谢谢大家。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学术委员会主席尚刚:
大多数人都知道,我是刘巨德老师的亲师弟,我是庞薰琹老师带的最后一位研究生,可惜我学的是中国工艺美术史,跟绘画关系比较少。关于庞老师,他的成就、业绩,功德,大家都了解,我在这里说一件事情,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
庞老师做过一本书叫《中国历代装饰画研究》,这本书是1981年出版的,在那个时候,出书很难很难,当时大多数教授都没有出过书。因为这本书写得好,上海人民出版社希望把这本书的图印成彩色,庞老师坚决不同意,庞老师说,我这个书是写给学生的,如果印成彩色,书太贵,学生买不起。这件事对我的影响特别大,一个老师爱自己的学生,爱他认识的学生,也爱他不认识的,正是因为有这种大爱,他做出了多种重要且光辉的探索,所以我觉得庞老师真的是很了不起。
今天刘巨德老师和王玉良老师以及他们的学生们一起办了这个展览,这个展览的名字“探索•探索•再探索”。参展的画家很多,每个人或是亲身的或是间接的受过庞老师的教育,尽管他们的作品面貌都不一样,但是他们都坚持了探索,我想这一点也是庞薰琹老师最欣慰的,中国艺术的发展也一定在于它的“探索探索再探索”。
谢谢大家!
 
庞薰琹女儿、北京服装学院教授、庞薰琹美术馆名誉副馆长庞绮:
诸位嘉宾下午好,今年是先父庞薰琹先生诞辰110周年,我们再次深切缅怀他老人家。今天当我来到美丽的泉城,激动之情难以平静,时光荏苒,重返故地,当年的情景重现脑海,引发许多昔日往事的回忆。早在39年前,1977年,也是这秋高气爽之际,我陪父亲来到山东,那一年他尚未平反,却受文化部艺术局领导华君武的指示,来山东参观、座谈、讲学、指导。父亲不顾当时七十多岁高龄,身体多病,先后深入烟台、石岛、威海、青岛、潍坊、博山、济南等地,参观了17个工艺美术工厂、两所工艺美校、两个工艺美术研究所、两个工艺美术公司讲课、以对山东工艺美术事业的一些意见为题做学术报告、与工艺制作者个别交谈,解答工厂工人提出的各种问题。除作上述大量工作外,还创作了《烟台风景》《青岛栈桥》《李清照词》等多幅油画、水墨、速写作品,山东之行虽然是紧张的,忙碌的,然而却给父亲带来了极大的希望和温暖,可以说在此度过的四十余天,是父亲人生当中少有的舒畅的时光。
我深深感到他对我国工艺美术事业的拳拳之心,即使他命途多舛,饱经磨难,他仍胸怀大爱、大美,锲而不舍的、执着的坚持自己的信念,即使他在人生最痛苦的时期,从未听过他任何抱怨之言。虽然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但是他牺牲了小我,把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他毕生热爱的工艺美术教育之中,正如他在1943年《自剖》一文中写道:“这个伟大的时代使我渐渐忘掉了小我,也许,我能步入另一种境界。”是的,他这种伟大的人格在他后来的人生中得以充分的体现。作为庞薰琹的小女,我深深热爱崇敬我的父亲,父亲德艺双馨,给予他人幸福,而能隐忍自己的痛苦,把悲哀留在心里,把美好留给人们。随着我自己年龄、学识不断增长,我才逐渐理解父亲的真正伟大之处,他对我虽然采取的是“不教”式的教育,身后也并没有留下多少经济财富,但他生前留下的精神财富使我受益终生。父亲虽然离开多年了,但是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薄对他的怀念之情,而相反愈加浓厚。他不仅仅是属于一个家庭的,同时,从另一个高度看,庞薰琹更应该属于我们民族的、世界的,他敢于创新的艺术思想,设计方面的教育理念,使我们的现代艺术及设计走到今天。我们要像他老人家那样,为自己所爱的事业,为更好的明天,不遗余力的付出努力,使他的精神不朽。这正是我们当下纪念庞薰琹先生的真正意义所在。
最后,请允许我代表庞家的家属衷心感谢为纪念庞薰琹诞辰110周年作品展济南站联合主办方: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庞薰琹美术馆,承办方: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杜大恺美术馆,感谢给予我们展览机会,举办活动;感谢丁志刚先生,感谢所有来参加活动的嘉宾、老师、学生们;感谢刘巨德、杜大恺、尚刚等全体师生。谢谢!
 
旅美画家张宏宾:
今天我以双重身份,既作为山东的艺术家,也作为庞先生最老的学生发言。我要感谢,感谢大恺和巨德,他们是庞先生艺术的真正继承人,而且他们作为学生在努力宣扬庞先生的艺术。大恺是我多年的朋友,巨德是我非常敬佩的师弟,人品、画品都无话可说。我很幸运能够赶上庞先生这次展览,我是1960年在中央工艺美院学习的,庞先生是我们的老师。庞先生用几年的时间编的《中国装饰画简史》是第一次给我们讲,而且我们班的毕业创作是庞先生指导的,所以我们晚上经常跑到庞先生家去,那时候庞先生一头白发,像狮子一样,大家对庞先生都很敬仰。
刚刚大恺和巨德都对庞先生的艺术成就有所评述。庞先生在中国当代艺术中不仅是先驱,而且是绕不过去的一个重要艺术家。中央工艺美院教育体系的灵魂就是庞先生,张仃先生是院长,上课不多,主要的课程和理论的课程是庞先生上的。20世纪60年代是困难时期,尽管生活困难,但当时在文艺思想上是比较宽松的年代,庞先生1958年政治磨难,又赶上家庭磨难,也就是前师母去世,庞先生在这段痛苦的时间里,用了几年时间编了《中国装饰画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著作,因为在此之前中国的美术史只是文人画史,庞先生要把民间艺术写进书中,所以一开始从汉画开始写,后来陆陆续续南北朝、隋代、唐代,一直到元明清。最系统的给我们班讲过,我至今保存着当时庞先生的讲课记录,我是恨不得庞先生讲的每句话都写上去。我觉得比出的书好在哪里呢?就是庞先生有很多即兴的发挥,比如我们提些问题,庞先生来解答。当时庞先生的课对我们的艺术思想有极大的影响,庞先生十分强调传统,要继承传统,但要消化传统,要学习汉代的“朴”和“厚”,他对文人画也有所评价。
我们经常晚上到庞先生家去,有一张油画,是他年轻时候的自画像,拿给我们看,我们非常惊讶,觉得毕加索也不过如此,后来再也没见过,不知道那幅画去到哪里了。庞先生有很多油画,包括给罗真如画的像,都是在那个时期画的,还画了很多静物。有时候晚上我们拿自己的画,到庞先生那里去,庞先生说:“你们这小小的年纪,画这么老的画,太老了!要画年轻一点!”,那是文化大革命前,包括妇女都得穿蓝色制服,他就说中国人把最爱的颜色放在内衣里,外面都得罩起来,不敢真实的表达思想感情。还讲到要学习西方,一定要变成中国的东西,这些思想对我们一生的艺术道路都起到了重大影响。这个展览对于我更多的是一种缅怀,让我马上就想起了庞先生当年的面貌。记得有一次,工艺美院的老校友,在山东办画展,到孙长林先生家去,我们围坐在孙先生周围,谈着谈着我们就想起庞先生了,当时姚奎就哭了,因为他觉得“爱我们的人都走了”。在这里真的感谢你们能够让庞先生的作品在山东展览,尽管数量不多,感谢!这么一位历经磨难的大师,他如果活到现在的话不知道能创造多么大的成就。我希望庞先生更多的作品能在山东展出,也希望我们作为庞先生的学生能更好的继承和发扬庞先生的艺术。
 
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副院长苗登宇:
刚才几位先生都对庞先生的艺术成就,包括一些日常生活、学术追求上都谈到了好多。特别感谢我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来参与纪念庞先生的活动,纪念庞先生实际上也是在纪念我们自己的文化精神。因为刚刚宏宾老师也说了,庞先生是我们文化中的灵魂人物;庞先生对于我们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坚守和开拓。他从东方到西方,又从西方回归到东方,这里面有更多的艺术思想和认识在我们现在的艺术教育中、现代设计当中,逐渐继续渗透着。今天纪念他,有更深远的意义,刚才大家提到,庞先生在山东的一些活动,作为晚辈,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我们听到看到很多,特别是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成立与庞先生有着直接的关系。庞先生和张仃先生,给我们的老书记提了一些建议,孙长林做了很多省里的工作,建立山东工艺美术学院。这个学校从中专到本科大学,发展了四十多年了,所以庞先生对山东工艺美术教育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个大学在山东不论是艺术教育方面还是文化产业发展方面,都也起到很好的作用。
我们学校有几件事情是跟庞先生有关系的,一个是学校四十年校庆,我们的宣传片一开篇有三个人物,一个是张仃先生,一个是孙长林先生,一个就是庞薰琹先生。回顾我们学校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第一篇就是这张照片,可见庞先生对我们学校,对山东的艺术教育的巨大作用。去年通过了一个办公会,在我们学校要建几座雕塑,做一个对中国工艺美术教育有巨大贡献的大家、大师的雕塑园。第一个是张仃先生的,第二个是我们学校老师正在创作的庞先生的,之后还要征求家属和学生的意见。这位老师正好在清华美院进修读研究生,了解了很多这方面的资讯,到时候可能还要跟清华美院、家属有这方面的活动。建这个雕塑园不仅是对一个人的纪念,也是对一种文化精神的纪念,也是对伟大灵魂的敬仰。庞先生所有的艺术活动、学术活动,以及他的人品艺品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更加坚定自己文化属性的榜样。在我们现代国家发展的过程中,观念出现很大一种变化、出现很大的模糊倾向,我认为文化属性这件事尤为重要。明天在我们学校有一个讲座,也希望大家明天关注这个讲座,不仅关注明天这个讲座,也要关注以后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关于庞先生的纪念活动和学术活动。关注他就是关注我们的榜样!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