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展览 > 往期展览 > 翔集录——郑棣青花鸟画新作展

翔集录——郑棣青花鸟画新作展

主办单位:常熟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常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苏州市美朮家协会、常熟美术馆

协办单位:常熟市美术家协会、常熟市书画院、常熟市花鸟画研究会

展览场馆:常熟美术馆1-4号展厅

展出时间:2018年3月8日至2018年4月4日

量:

自说自画
 
       翔集者,翎羽飞翔、集群栖止之意。另“翔”通“详”, 故亦可释为详察泛采。我的花鸟绘画,重视对自然的观察与体悟,也重视对绘画传统与中国文化精神的浸淫与传承,并始终视之为自己创作的两大支柱。而“翔集”的两重含义,与之暗合。
       我生长于虞山之畔、尚湖之滨,自幼徜徉于山水之间,友花卉而侣羽翎;近年寓京,众多园林让我接触更多古木异禽;网络、摄影更是拓展了我的视野。有时,恍惚之间我觉得自己化而为雀、跃闹枝头,变而成鹰、搏击长空,似庄子化蝶之境,难分物我。
       我少年学画,得益于师徒之授,着手于习课稿、摹古迹。年近而立又入院校,接受现代教育。对于中国传统绘画与文化有着溶于血脉的喜好与亲近。对于传统的感受与理解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不断深化。
       绘画只一小技,不为工作,不为谋生,它便是我的生活,与我已为一体。自题诗曰:“搜尽湖山稿,欲穷羽翰情”;“繁花景象心铺色,众鸟神姿意领形”。以儿时的赤子之心去感悟自然,以长时的虔诚之心领悟经典,以老时的年轻心态醒悟自身,正是我艺术心境与审美追求的流露与表达。“翔集录”乃是我对于花鸟的摹形写神,亦是对人生、历史、所身处时代感悟的记录。
       这次展览展出我近年花鸟画作品百幅,不揣浅陋,期许与同道共享,并盼各家批评指正!
                                      
戊戌新春棣青写于虞山
 
 

       郑棣青 ,1950年生,江苏常熟人。曾得中国美术学院已故教授陆抑非先生亲授,为著名画家张继馨先生入室弟子。现为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世纪名人国际书画院”院士。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常熟市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常熟市虞山书画协会副理事长,常熟市书画院高级画师。
       《松鹤延年》入选“中国名家大展”并获精品奖;《众志成城》入选“建国五十周年暨澳门回归全国书画大展”并获佳作奖;《小雀鸣幽深》入选“首届海内外华人书画大展”并获最高奖。
       作品曾入选“中国当代花鸟画大观”、“全国第二届中国花鸟画展”、“全国第五届工笔画展”、“新时代中国画展”、“‘情系沙家浜’常熟书画作品晋京展”; “‘走进世博、锦绣常熟’常熟当代书画作品赴沪展”;“‘传承虞山派’常熟书画八人展”等国内外展览。多幅作品被江苏省美术馆、吴道子纪念馆、李可染纪念馆等收藏。
       此外,作品及专访发表于香港《艺术界》、《东方美术》,上海《朵云》,江苏《花鸟画研究》,北京《人民艺术家》等多部海内外杂志。出版个人画选《郑济炎、郑棣青画选》、《中国画名家年鉴•郑棣青》、《郑棣青画选》、《郑棣青中国水墨花鸟艺术》、《翔集录——郑棣青花鸟百图》。


 “繁花春世界,灵雀画田园” 张继馨题字


 “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毫端” 言恭达题字


 “五脏疏沦融墨迹,精神澡雪入毫端” 刘万鸣题字


 “但读文章明至道,又师造化索真情” 朱颖人题字


《柏龄鹤寿》
郑棣青
纸本中国画
200×115cm
2016年

《柿红庭院》
郑棣青
纸本中国画
200×115cm
2017年
 
《修竹拳石图》
郑棣青
纸本中国画
170×85cm
2014年

《精装郑棣青草虫册页十二开》(局部)
郑棣青
纸本中国画
30×40cm×12

《鹦鹉学舌称奇绝》
郑棣青
纸本中国画
68×68cm
2014年

《搏击》
郑棣青
纸本中国画
68×68cm
2014年
 
静对湖山长自得,久随花鸟欲天真。
一一郑棣青先生作品小记
 
       余尝闻:“崇德者必能静,崇艺者必能诚”,此非棣青先生之谓乎!先生为人谦和,不争于世而好学不倦,世浊时清,皆不为动,但言唯以此做稻粱谋耳!其真如此乎?非也,盖先生欲以此塞流俗之议而专于艺事也。
       海虞画脉,向以山水花鸟为主流。而花鸟自明周之冕著于吴门以来,至清则蒋廷锡、余省等复振于内廷,至近现代则江寒汀、陆抑非等终名于海上。棣青先生初学于胞兄济炎先生,合陈摩、江寒汀之妙笔,又从师姑苏张公继馨,得现当代之神技,旋请益于陆抑非、朱颖人二公,始集古今而为己用。                  
       观先生之画,摹禽鸟百态,或展翅,或倦栖;或相依,或相鸣;或翱翔,或聚集,无不生动毕肖,允称精能。盖先生每晨起,辄于居处闻音观态,求形之外,尤得其神,有印篆曰:“禽心未尽”,可见先生体物之深。
       先生所绘花卉树石,亦深具功力。酣畅而不失造型,淋漓而不失工细,紫藤牡丹,乔松奇石,信手挥洒,无不如意。或花鸟相契,或花木成荫,助人遐思。
       先生所造江南日常之境,最为情趣。或蓬雀相和于檐瓦之脊,或水鸟嬉戏于石滩之畔,或鹦鹉学舌于笔架之上,或蟋蟀相斗于秋菊之下,皆童心如炽,令人陶然。先生有诗云:“霜花灵石山湖夜,小院虫鸣本太和。蟋蟀聊知贤客趣,一年一度又操戈。”,盖先生欲以一己之愉悦,驱他人之烦劳,与徒为名利,涂抹青红如优伶状者,境界自不可比拟。
       先生近作斗方麻宣,余尤喜之。写意与工笔互衬,淡墨与浅彩相辅,气格高雅,风华独具。不观此,无以知先生笔墨之妙,传承之深,洵为力作。
       戊戌正月,绿柳才黄,正宜赏诗家清景,先生将于常熟美术馆以诸作奉呈群贤。先生以《翔集录》名之者,其意有二:其一曰“色斯举矣,翔而后集。”(语出《论语•乡党》),乃孔子羡鸟之自由飞止,叹己身之尘俗奔走。由此可知,先生非但求鸟之神,更感同鸟之命运矣。先生画鸟乎?抑或先生自况乎!其二曰“若夫鎔铸经典之范,翔集子史之术,洞晓情变,曲昭文体,然后能莩甲新意,雕画奇辞。”(翔,通“详”。语出《文心雕龙》),翔集乃详察泛采之意。刘勰虽为作文,而于绘事,何尝不可。此盖先生为艺博采众长,融为一炉之明见也。
艺贵真气。余尝谓先生之画,皆为众鸟欢翔,未见一孤飞独栖,古人孤绝之境,似有所失。转悟先生福德昌隆,身心和畅,平时好客好艺,谦逊实在,何来孤绝之境。先生绘群鸥欢翔,众鹤腾舞,乃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之意也。此先生之当下处境,亦先生之百世情怀也,安得与媚俗相类哉!先生恩师张继馨先生赠词云:“繁华春世界,灵雀画田园”,可谓知音。
       先生自述:“绿窗半世笔和墨,废纸千张冬又春”,由此可知,先生之从容,乃由勤于笔墨而致。唐云有诗赞江寒汀云:“寒汀饮得酩酊后,徒笔能钩虚谷魂。”而先生亦好酒,饮乐之馀,谈艺逞技,殆近先贤。
       先生居于虞山福地,笼天地之形,传江南之神,艺道双修,日不虚度,通古今之变,合湖山之胜。青藤乎?八大乎?缶翁乎?白石乎?皆非先生所愿,先生所愿者,以一己深契于虞山之传统与自然中也!即花甲后寄寓京华日久,切磋同道,技新识广,犹不忘故里,诗鸿频传,音问互答。归则必聚三五好友,笔端情景宛然家乡况味。
       丁酉龙潜,余访先生于尚湖山庄,感先生至诚,不揣戎菽之陋,作文以呈。复得诗三首,并附先生骥尾,聊博一哂!诗曰:
 
虞城冬日似春浓,万树青苍数树红。
一角屏山佳胜处,人家常在鸟鸣中。
 
先生好在近湖居,树有栖禽水有鱼。
只为毫端春意闹,灵花窍石尽如如。
 
淳怀谁辨今和古,至味何妨旧与新。
静对湖山长自得,久随花鸟欲天真。
 
                               
丁酉冬月 虞山抱琴客于勉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