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学术活动 > 别有人间行路难——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庞薫琹、吴作人、关山月、孙宗慰西南西北写生展 学术研讨会孙彦发言

别有人间行路难——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庞薫琹、吴作人、关山月、孙宗慰西南西北写生展 学术研讨会孙彦发言

2013-10-27 13:34来源:庞薰琹美术馆点击:
时间:2013年10月27日     
地点:关山月美术馆三楼会议厅
孙彦(庞薰琹美术馆特聘研究员、常熟理工学院艺术学院副教授、美术考古学博士)
 


各位老师大家下午好,首先非常感谢陈湘波馆长还有吴洪亮馆长,给我提供这么好学习和交流机会。庞薫琹先生我就不多介绍了,他是中国很伟大的艺术家,几十年的风雨沧桑,人生特别坎坷。
刚才庞均老师讲的很多观点让我很有启发,如何研究一个艺术家,如何研究一个艺术家的艺术和他的艺术思想,我在最近写一些东西的时候也考虑了很多的问题,关于历史史料的运用问题,关于如何还原真实历史场景的问题。我这个仅仅作为一个很小的案例,首先我先谈几个话题,既然是个案研究可能讲得比较具体一点。
大家可以看到两个地点,一个是青云街,一个是吉祥寺。这两个地点是庞薫琹在西南地区活动的两个重要地点,这两个重要地点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和思考的基本地理路线。
这是当时庞先生和他的家人在昆明的合影,昆明、贵阳、重庆、成都,这四个地点是庞薫琹先生和很多艺术家重要的活动地区。这是庞薫琹先生他们一家人在青云街当时租住的房子门前的合影,为什么看这个呢?因为青云街在庞薫琹的艺术人生中是非常重要的场域,这个场域中还有很多人,我想从一个地点、一个文化侧面来看待和解释他当时的艺术。
其中有一个人叫杨振声,杨振声这个人为什么很重要?因为庞先生到昆明去了以后开始住在青云街,后来杨振声把他的房子让给了庞先生居住,就在这个地方发生了很多历史的偶然性。当时在庞先生青云街家的马路对面住的是沈从文,他和他交往非常密切。还有一个是陈梦家,陈梦家经常到沈从文家来,他们的身份都不是艺术家,陈梦家是一个诗人,当时是很时尚的诗人,后来他跟随老师闻一多的兴趣和习惯,对考古学和文字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家里有很多关于考古学的资料。这样庞薫琹先生在陈梦家那里得到了很多考古资料。
他和这么多的文化名人进行接触,又看到了那么多的考古资料,他做了什么?这是庞薫琹先生的一幅作品,通过这件作品我们可以看出一个问题,在抗日战争时期,在辗转逃亡生活困顿不堪,家庭的重担、生活的重担,包括前途都看不清的时候,庞薰琹为什么要画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又是什么?这可以解读为我们中国的艺术传统。
庞先生在巴黎的时候有一个著名的批评家,让他先把中国的传统了解清楚以后再来巴黎。他回国以后回到常熟,穿上长衫开始读线装书,当时我个人觉得他可能还没有真正认识到传统艺术是什么。庞先生在这个地方突然知道我们中国艺术传统是什么。
什么是艺术传统?艺术传统又包括哪些内容?艺术传统对艺术的启示又是什么?当然艺术也是文化的一部分,我们中国文化的精髓又是什么?中国文化的精神又是什么?中国艺术的精神又是什么?这时候可能对正在寻找这些答案的庞薫琹来说,看到这些东西以后如痴如醉。从庞薰琹的作品我们可以思考,中国的文化是什么,当时庞薫琹对中国文化做了界定,尤其是中国纯粹的民族文化做了界定。他画中国图案,我为什么从商周时期的青铜器画到唐?商周以前的彩陶为什么不画?当时在中央博物院工作的时候彩陶是有的,他为什么不画?唐代以后很多的中国艺术那就太多了,他都没有画,为什么画这一段?他认为汉唐时期的艺术是代表真正中国的艺术,尤其是汉代。在那一个特殊的时代,在民族精神需要张扬的时候,在国破家亡,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的艺术怎样才能体现出纯粹的,有力量的,不屈不挠的精神。庞薰琹找到了答案。这些画像石、画像砖,还有青铜器,就是中国真正的大气雄强、积极进取、雄厚质朴的艺术体现。
我个人的理解是敦煌艺术在佛教传到中国以后完成了中国化。尤其是唐代,唐代佛教的中国化已经完成。反过来讲中国文化吸收了佛教文化的新鲜血液,庞薫琹认为唐代以后的艺术在精神上是慢慢弱化的。从历史学和文化学的角度来讲,尽管宋代是中国的“文艺复兴”,但艺术精神是逐渐往下走的,尤其是元、明、清。毕加索在看了阿尔塔米拉洞窟和阿斯喀纳洞窟以后就认为现在的艺术家的作品还不如那洞窟上的壁画、岩画,这些艺术质朴到极致,简陋到极致。
作为一个人他不仅仅是生活在美妙的艺术里,他还要生活在文化环境里,社会环境里面和经济环境里。所以这个时候庞薫琹先生画了这么多作品,《中国图案集》总共4册100幅。画完之后,闻一多在青云街家中看后非常惊讶,于是帮他在罗隆基家中举办了展览。当时参加的人有闻一多、曹禺、梁思成、林徽因、梁思永、朱自清等。这些作品后来又被送到西南联大传阅,受到了教育界和文化界极大地赞誉。所以庞薫琹的声誉在文化界和教育界有了良好的基础。
《贵州山民图》这件作品在送往全国美展的时候油画组认为不是油画,又送到国画组,国画组认为不是国画,送到了图案组,图案组认为也不是图案,最后展出的时候放在了油画组。从这里可以看出庞薫琹先生在艺术里面的探索还是有他极高的、极强的前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