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庞薰琹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 > 学术活动 > 站台——巴伦西亚现代艺术博物馆藏品展

站台——巴伦西亚现代艺术博物馆藏品展

2010-06-03 09:44来源:常熟美术馆点击:
活动时间:2010-6-3
活动地点:常熟美术馆报告厅
主讲:仇  钧(常熟理工学院艺术学院) 
常熟美术馆根据录音整理 



不久前有幸在常熟美术馆参观“巴伦西亚现代艺术博物馆藏品展”,亲眼目睹西班牙艺术家们的旷世杰作。每一件作品都是诡异不凡、独具匠心;每一件作品都能彰显艺术家的性格和其内心的狂傲不羁,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入选此次展览的西班牙艺术家都是上世纪艺术革命的灵魂人物,从他们的作品中可以窥见西班牙艺术的发展历程。这些作品展现了全新的理念和多样化的艺术语言,使我们可以从中体会到现代西班牙艺术在塑造现代性方面的卓越性。从这次展览中可以看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这些差异使得每一位艺术家的作品都自成一体,形成了一个个带有显著个人色彩的不同世界。 

这次展览中囊括尽可能多种类的作品,避免因材质、技术、格式或其他原因导致任何作品无法参展。此次展览的重要性就在于它是IVAM馆藏的最突出的西班牙艺术精选。 

从历史的角度讲,这次展览包含了西班牙艺术从20世纪初期到当今的四个最重要的阶段。第一阶段,包括19世纪到20世纪的过渡期艺术家,以享有非凡的国际声誉的巴伦西亚画家华金•索罗利亚(1863–1923)和伊格纳西奥•皮纳索 (1849–1916)为代表。伊格纳西奥•皮纳索是一位拥有精湛的本土艺术技巧的画家,IVAM馆藏有他大量高水准的作品;第二阶段,也就是兴盛于20世纪前30年的历史先锋派时期,包含了西班牙现代艺术最重要的一些人物,例如,巴勃罗•毕加索 (1881–1973), 乔安•米罗 (1893–1983)、奥斯卡• 多明盖兹 (1906–1957) 和胡里奥•冈萨雷斯(1876–1942)。胡里奥•冈萨雷斯和毕加索一样,是铁铸雕塑发展史上的关键人物之一;第三阶段,指从内战末期到民主过渡之间的这段时间,即1939到1975年间,包括了当时西班牙先锋派运动的主要艺术家们,例如“道阿尔塞”和“进步”团体,以及同时期出现的其他流派的重要艺术家,包括从20世纪50年代的抽象艺术到20世纪60年代的波普艺术,以及20世纪70年代先锋派终结前的部分分支流派的艺术家,例如,埃斯特伯•文森特、安东尼•达比埃斯、胡安•布罗沙、曼努埃尔•米利亚雷斯、安东尼奥•绍拉、爱德华多•奇利达、马丁•齐里诺、安德雷•阿尔法罗、赫拉尔多•鲁埃达、何塞•玛丽亚•伊图拉尔德、爱德华多•阿洛尤、“现实纪事”小组 和马诺罗•瓦尔代斯等;第四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即从1975年至今,也包含了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的作品,仅罗列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就有米盖尔•纳瓦罗、卡门•卡尔沃、霍尔迪•特西多尔、米盖尔•巴塞罗、苏珊娜•索拉诺、克里斯蒂娜•伊格莱西亚斯、胡安•乌斯雷、约姆•普朗萨和何塞•曼努埃尔•巴列斯特尔等重要人物。以上谈及的艺术家还未包括摄影大师——IVAM珍藏的摄影作品是西班牙公共收藏机构中最出色的一批,也未包括当今使用新技术的艺术家,例如,卡洛斯•佩雷兹•斯奎尔、加百利•瓜亚多、乔安•冯特古贝尔塔、翁贝尔托•里瓦斯、阿尔贝托•加尔西亚-阿历克斯、切玛•玛多斯、哈维尔•瓦略恩拉特和奥乌卡•莱蕾这些重要人物。 

下面是一些主要的艺术家的具体介绍: 
Lgnacio Pinazo  伊戈纳西欧•毕那索  
生于19世纪中期,是巴伦西亚地区水彩画的先驱者,也可以说是他将水彩画这个媒介在西班牙的绘画历史上带到了新的高度。当然,在十九世纪,流行欧洲画坛的还是写实主义艺术。自然毕那索的绘画语言也是写实主义的。这次展览出的是他的油画。笔法生动,色彩明亮这让我想到了地中海的气候对画家色彩的影响。 

Joan  Miro   胡安•米罗 
生于19世纪中后期,他和毕加索、达利并称为西班牙现代艺术的“三驾马车”。由于西班牙独特的政治文化背景,大多数艺术家都选择流亡国外,而达利是少数的选择生活在西班牙的本土艺术家。当然,在他二十岁的时候,他也去过巴黎并见到毕加索。米罗成熟期的作品充满了儿童版的幻想和神秘主义的符号。大家习惯用天真来形容他,但真实生活中的他确实严谨而有序。比如,他每次出席展览开幕式,总是深灰色西服,颇像一位政界或商界的领袖,而不是艺术家。 

Joan Brossa琼安•布罗萨 
生于1919年,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艺术大师,一辈子都和语言、图像做游戏,并通过创造行的拼贴、切割、在连接而制造出新的隐喻。他的作品让我想到中国艺术家王鲁炎的作品《被锯的锯》。看似矛盾、荒谬却让人深思、难忘。 

Ouka  Leele  奥乌卡•莱蕾  
生于50年代,她是西班牙或可以说整个欧洲当代摄影史上的代表人物。奥乌卡•莱蕾开始其艺术创作时恰逢西班牙转型期间, 那是一个革新思想爆发的年代,人们摒弃陈旧的过去,以新的态度面对未来,并由此推动了一种自然的、不受拘束的运动,在马德里当时就产生了“马德里新潮派”。这个契机吸引着人们对现代化的范例进行构想,如同对现实的虚构。艺术家奥乌卡•莱蕾就是那个时代的纪录者,用手中的相机,不仅当时,在过去30年的时光中她也始终持续描绘着她的一个个魔幻现实主义场景。奥乌卡•莱蕾的镜头挑衅而曲折却又带着艺术家启发性的幽默感,这使她在当时艺术创作大环境由男性掌控的年代仍然成为时代的标志人物,发出一个女性艺术家的个性声音。在艺术层面上,尤其出众的是其模糊照片和绘画分界的独特个人化手法,以及她发挥想象在作品中寻找到主题之美后的忠实记录。奥乌卡•莱蕾发掘出一种类似绘画创作的摄影,其创作过程氛围四个步骤:拍摄、底片冲印和感官、手绘上色,以及图像保存。这种用手工绘制的摄影作品被命名为水彩摄影,她也被推崇为“不一样”的艺术家,而她自己的评价是,“首先我相信图像,其次是摄影。我用相机记录自己此前的创作,并以此作为绘画的基础。我的作品是戏剧、想象、绘画和摄影的混杂。而这些技巧只是艺术创作的工具,艺术却是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精灵,只有艺术本身才会让你与众不同。” 

Miquel Navarro      米盖尔•那瓦罗 
生于1945年,他是巴伦西亚的本土艺术家。被公认为是欧洲最负盛名的当代油画家、版画家和雕塑家。他的早期作品是表现主义的肖像画、基本轮廓图以及色彩绘画等等。这位来自地中海的艺术家多次获得西班牙最具权威的艺术大奖:包括1986年国家美术奖;1987年Alfons Ruig大奖和国家艺术评论奖等。他还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布景师,参与多部热门演出的布景制作,备受好评。他的雕塑作品《城市之流》是一件令人震撼的巨作。城市一直是当代艺术创作中的一个热门主题,许多艺术家都不约而同选择批判的视角。而那瓦罗的作品他不做任何“好”“坏”的阐述,他用材料,肌理和颜色隐晦的提示大家:我们生活在城市中,我们是城市的一分子,我们在目睹城市的变化,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改造城市的模样…… 

余华这样说过文学就像一个站台,可以从这边到那边,反之,也可以。就像从托马斯曼到歌德一样;从海明威到马克吐温。其实艺术不也是如此吗,每个艺术家都不是孤独的成长,他们需要交流和学习。这个展览也是这样,从巴伦西亚到上海再到常熟,他还会去更远的地方,在下一个站台会有热切的观众在等待。